2021/11/3 电影 第一炉香 – [中国•香港] 许鞍华


复盘对话 – 作家到底在写什么


小说最后一段


原文这最后一段这样写,作者有猫饼的。寒冷与黑暗。 这两个字带节奏的。这五个字叫读者感到冷冰冰阴郁,但是,作者如果想到自己跟胡兰成,这五个字就是她自己。但是作者写小说,竟然只想着自己的影子,不顾全文安排,叫读者误会,就是有猫饼的。一个文章最后是抑的。
她带节奏

这不写得挺好吗?你想多了。她所有的小说都是这个风格。光明温暖长美好是短暂的,寒冷阴郁的长夜才是永久的。那会儿他跟胡兰成还没怎么样吧,不可能是带你节奏。

而且文章里有个坑,男主女主婚前滚床单,旋即,男主跟丫头也滚了床单,都是婚前,不存在男主背叛了女主,女主一门心思扑过去,男主也对她说了,他不会结婚,也不能给爱。女主忘不了自己没有得到对应的回应。作者就安排女主跟男主的对话,女主总是酸不溜秋的。她难道不能看到男主对她的保护欲么?但是她还是选择记住没得到回应。男主并没有像女主对话里认为的那样,男的也在酸不溜秋。张安排的对话里,男的没有酸不溜秋 这个语境,语义 。所以,我说张故意伤害读者感情。哈哈哈

没懂。女的酸了,男的没酸,这怎么跟故意伤害读者感情联系起来了?那换你来写,就写男的爱女的,女的爱男的,最后抽根烟,点亮了葛的世界,这样就是完美了吗?男的觉得女的好,女的不觉得自己好。女的觉得男的好,男的觉得自己不够好,不配去爱。表现形式不同,两个人是对等的。

那些醉泥鳅把你当什么人了,男主不是恶意调侃,女主旋即倒贴自己是养家的皮条客。张安排女主自己要养家,为了把姑妈比下去,不想自己跟姑妈一样。

你这种视角有问题,没有代入感。你把小说当成一个物件,这样子,对,也不对。小说除了是个物件,里头的人都是有自己的情绪,有自己的因果,人物之间的交集,组成了一个故事。 你可以站在葛的角度来感受,站在乔的角度来感受。你这样分析,没有感受。

除了看人物感情,还得看小说到底在写什么,每句话的安排。乔是不愿意跟她结婚,没有切实保障,他不愿意,一旦有了离婚后路,他就心定了。这个人之常情。文章布局 先抑后扬 或者 先扬后抑 或者 一路平调 , 都有作者的考虑。我个人感觉整体看下来,坑是有的。作者一般会安排故意陷阱给读者看看,不会明确。故事人物感受完了以后,再推测一下作者的安排。再比较 文字 跟 导演 各自都安排了什么先后顺序 。这些顺序,有了什么不一样的感受

这一句,只觉得葛的心酸、自弃

是呀,她自弃,放不下男的没主动来娶她,她倒为了留住他不得不跟姑妈提起经济条件。我也觉得男的认为自己给出了对应的回应,就是她没在他面前耍心机,于是他也不耍。女的认为自己给出了爱,男的也要给回应 ,但是男的给了就违背了上一条

那不挺好的。女的也没这么认为吧。只是想在物欲之外,追求一下自己的爱情。

女的要男的一句谎话。男的也说,不能给谎话。何况你这个女的总能自圆其说。两人不停在这怪圈里待着。然后张就停止了小说。那读者想啊,过个十年八年的,处出了感情,能呼应彼此了,就能说了吧?就算不能说,女的也会算了吧?张就没写后续啦,用寒冷与黑暗结尾。就说,不会再在口语对话里老提这一茬了吧

世界太寒冷,想要一个温暖的谎言骗骗自己,要不然过不下去。你的每一段恋情都会有结尾吗?时过境迁,还有当时的心境吗?很多的感情,际遇,都是这样不了了之。葛再过十年,就成姑妈了。

我可没追着别人说那三个字过

人生有很多东西,过了就过了。小说不是数学题,不是每个故事到最后都会有一个解。张的小说,唯一有两个人十年过后猜测的,应该是半生缘。

哦。所以张就是要写那一瞬间的心境,那我理解抓人了。从语言分析上看,是得抓一会儿。猜测啥?我昨天还在想呢,看半生缘怎么没这么多念的

就是你说的,什么十年后,二十年后的。范柳原在城破之际救了白流苏,这份情意,大概能坚持十年吧。我记得小说结尾有这么写过。白流苏比葛强一点,追求自己想要的,追到了。葛追不到。

十年后猜测爱不爱,我得抓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