部分/2019/12/7 阿尔比恩的种子 – [美] David Hackett Fischer

Geographical name: 切萨皮克湾 Chesapeake Bay 位于美国东海岸中部


区别: 1,清教徒崇拜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神,一个既有爱、又有愤怒的神,他是一种黑暗的、神秘的力量,在他愤怒而无法琢磨的时候可能变得非常恐怖。圣公会则崇拜的是一个伟大而尊贵的全能主,他牢固而公平地统治着属于不同等级的造物。 2,圣公会则崇拜的是一个伟大而尊贵的全能主,他牢固而公平地统治着属于不同等级的造物。 3,贵格派神学的一个核心理念是灵光,认为耶稣给人类的灵魂种下了神圣的善和美德。他们相信,这种“灵光”为所有觉醒到其存在的人带来了救赎的手段。 4,贵格派大多否认加尔文教派的有限救赎。他们认为,基督并不是为拣选的少数而赴死的,而是为所有人类。贵格派抛弃了加尔文教义中不可更改的宿命论、无条件的拣选和不可抗拒的恩慈等理念。他们认为,人们有可能看轻他们无条件得到的圣灵礼物。贵格派他们不像清教徒那样人,对救赎充满担忧,久久不能释怀,也很少在希望与绝望间反复跳跃。贵格派的主要历史研究可参见 “Rowntree series”,包括William C. Braithwaite, The Beginnings of Quakerism (London, 1912); idem, The Second Period of Quakerism(London, 1919); Rufus Jones, The Later Periods of Quakerism (London, 1921); idem, ed., The Quakers in the AmericanColonies。对第一期贵格会尤有参考价值的有Hugh .

ref : The Diary of Ralph Thoresby https://book.douban.com/subject/13623127/

ref: 《美国人:殖民地历程》 https://book.douban.com/subject/3662413/ 贵格会对殖民地的政策,那时还是印第安人。

Albion’s Seed:Four British Folkways in America , by David Hackett Fischer / 边区对巫术的方式/边境对巫术的迷恋/1920年前往奥扎克山区(Ozark)的一位旅行者看到一幕让人惊异的情景。春天的清晨,鸟鸣刚起,他惊奇地看到,一对农民夫妇从小木屋里快速地跑到新犁的地里,脱下衣物,“开始像兔子一样互相追逐”,然后倒在地上性交。这对夫妇安分守己在当地是有名的,而且家庭背景良好,常去教会。在密苏里西南部,奥扎克的民族志学者万斯·兰道夫(VanceRandolph)收集到很多相似的报道:一位老妇人说,7月25日日出之前,四个女青年和一个男孩子在地里种地。“他们都脱光了衣服,”她告诉我,“男孩子站在地块的中央,四个大女孩在他周围跳跃。男孩子已经把种子全部洒出去了,女孩却一直在高喊:‘锄得深些!锄得深些!’他们干完活后,都在土里像野兽一样打滚。这完全没有意义,”老妇人说,“但这些人种的萝卜是河边最好的。” [1]边区的这种巫术甚至延续到了今天。它提醒了我们历史中的重要问题。盎格鲁-美国的每一个民俗文化都不仅是环境的产物,也是时代的产物。边区人带来了曾在18世纪早中期在北不列颠边境的巫术信仰。这些信仰的对象包括巫术、魔法和其他具有魔力的事物,但这种巫术信仰不同于一个世纪前在清教徒中流行的巫术偏好。巫术至今在这个文化中流传。丹尼尔·德雷克(DanielDrake)记得在美国边区遇到过一个叫老比利·约翰逊(Old BillyJohnson)的边民,他是“巫术的坚定信仰者,能够唤起魔鬼,又让其沉睡”。 [2]南部高地的民俗中长期充斥着女巫和小妖精的传说。1930年代,南部山地的民俗收集者还听到过很多有关女巫的说法:如果一个老妇人只有一颗牙齿,她一定是女巫。